临沂文明网 > 主题活动 > 2014 > 柳琴戏的前世今生
从抹帽子戏到班社
发表时间:2014-11-10   来源:临沂文明网

  抹帽子戏。当“对子戏”在艺术上发展得比较成熟时,观众的要求是能看更多的人物和更多的故事,而班社因为人手不够,暂时还不能满足这种要求,于是,便出现了由两个演员扮演较多人物的演出形式。为了区分不同人物,艺人们借助简单的行头,如礼帽、毛巾、彩绸、饭单等,在演唱过程中,用不断更换服饰的方法,来表示角色的变换。所以群众称之为“抹帽子戏”,或称“当场变”。《 夏三探亲》(七装)一剧就是很有代表性的这类剧目。依据蒋星煜先生的分析铺排,其故事内容与上下场次序如下:

  1、丑扮夏三来接四妹回娘家,旦扮四妹说要去经堂问婆婆,夏三先下,四妹后下;

  2、丑改扮婆婆上,四妹后上,婆婆不准四妹回娘家。婆婆先下,四妹后下;

  3、丑改扮公公上,四妹告诉公公刚才事情的原委,公公到经堂和婆婆论理,四妹先下,公公后下;

  4、旦改扮婆婆上,公公赶来,两人争吵打架,婆婆被打往后退时,当场很快改成来劝驾的四妹,公公让四妹回娘家去,公公先下,四妹后下;

  5、丑改扮夏三上,四妹随上,四妹告诉夏三家里公婆争吵事,兄妹登程,夏三先下,四妹后下;

  6、丑改扮母亲上,念叨女儿,怎么还不回来即下场。        

  7、丑改扮夏三与四妹同上,四妹要母亲出来才肯进门,四妹下场。

  8、丑同时兼演夏三与母亲,夏三要母亲出去接,母亲把四妹接到屋里,就去做饭去了;

  9、丑改扮夏三的妻子出来和四妹谈天,四妹告诉嫂子在婆家受气的事。

  10、丑当场改成夏三,对四妹说,明天要替她去出气,全剧结束。

  这种“抹帽子戏”的形式,延续的时间很长。在较大班社出现以后,也还存在了一段相当长的时间。粉碎“四人帮”后至改革开放之初,临沂的集市上又出现了这种“抹帽子戏”,基本上还是当年的样子。今天看来似乎有点不伦不类,但在当时,却是拉魂腔转型时期一种特殊而又充满智慧的演剧形式。

临沂柳琴剧团五十年代初期演出戏报 

  班社。早期拉魂腔并无专业艺人和班社,演唱者都是没有土地的贫苦农民。他们农忙时打短工、拾庄稼;农闲季节,便收拾一点破烂衣服,封门锁户,挈妇将雏,或相约一二亲友,流浪四方,以演唱代替乞讨。这种生涯,艺人们称之为“跑坡”。“跑坡”多在秋收后至麦收前约半年左右的一段时间里。大约在十九世纪后期,专业艺人多了起来,他们常年在外演唱,有的艺人与一二个徒弟或亲友凑成三五人的子弟班,演出“抹帽子戏”。这种子弟班碰到一起,偶尔也联合演出,但并不是定规。后来,随着演出剧目的丰富,以一些颇有影响的艺人为核心,形成了比较固定的班社。这时的班社人数仍然不多,一般不超过十人。艺人们常说:“七忙八不忙,九人看戏房,十人成大班”, 指的就是这种班社。意思是说,七个人就很忙,八个人就可以了,如有九个人,就有一个看戏房的,十个人就是大班了。这种班社大约出现在一九OO年前后,一直延续到新中国成立。其演出形式不再是“抹帽子戏”,基本上是一个演员扮演一个人物,偶尔有一赶二、一赶三的现象,也都是戏中的次要角色。

 

  民国初年,临沂、郯城一带开始出现较大的班社,郯城县沙墩镇的张秀荣、张秀起兄弟及杨二群等人组织的班社,一度发展到二十多人。稍后,杨顺宏、单学义的戏班也达十五六人。滕县的卜端品班也比较大。像这样的班社,还有很多,如郯城县以粱学惠为班主的“梁家班”,以刘廷文为班主的“刘家班”,以小范庄张宝玉(小皮袄)为班主的“张家班”,以三截庄徐清玉(大妭)为班主的徐家班,以范正田为班主的“范家班”,以仉步恩为班主的“仉家班”,以张维光为班主的“张家班”;临沂县以马石河马世荣为班主的“马家班”,以重沟郑月贵为班主的“郑家班”,以梅埠大王湖王永泰为班主的“王家班”;莒南县以彭二为班主的“彭家班”,以张钦春为班主的“春字班”等等。到解放时,有的班社已经发展到四五十人之多。如季良奎组织的班社就是这种规模。

  解放后,临沂、滕县等地先后成立了专业柳琴剧团,废除了领班制,加强了党的领导,并大力培养青年演员,充实新生力量,配备编剧、导演、音乐、舞美等专业人员,扩大了演员队伍。以原临沂地区柳琴剧团为例,文革前演职员已近百人,阵容比较整齐,艺术水平不断提高,深受广大群众的欢迎。粉碎“四人帮”后,为了解决剧团因十年浩劫造成的演员青黄不接、后继乏人的局面,临沂地区成立起艺术学校并开设了柳琴戏专业,为临沂、枣庄地区柳琴剧团培养人才。到本书成稿时为止,临沂市柳琴剧团的绝大多数骨干力量,都出自临沂艺术学校。

责任编辑:吴 迪
更多
相关报道
主办单位:临沂市委宣传部 临沂市文明办 备案号:鲁ICP备11003406
技术支持:山东机客网络技术有限公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