临沂文明网 > 主题活动 > 2014 > 柳琴戏的前世今生
文场与武场
发表时间:2014-11-10   来源:临沂文明网

  文场。早期拉魂腔,艺人们模仿柳子戏采用大三弦伴奏。临沂老艺人冯士选、滕县老艺人王兆兴都听祖师辈讲过。枣庄市峄城区老艺人马学成说,他小时亲眼见过长辈随身带着大三弦,但已不用它伴奏,仅用来挑东西。后来因为三弦太笨重,又不容易弹奏,才改用月琴。老艺人冯玉贵、冯士选都证实了这一点。老艺人王兆兴的爷爷王青亮曾到青州演唱“锣鼓铳子”。返回时,路过临沂,学习了拉魂腔。当时费县一位徐姓艺人还给了他一把月琴。不过月琴肚子太大,演奏仍不方便。大约在距今一百二、三十年前,临沂郯城一带的拉魂腔艺人们,便和木匠一起研究,仿照琵琶、月琴的样子,用柳树根部向阳的那块木头(据说发音响亮、通透),制成了“柳月琴”。开始造得仍比较大,脖子很长,上安七个品。据说因为官阶只有七品,不敢多安。这种大柳月琴演奏起来仍不顺手,后来经过逐渐改进,缩小到现在的样子。因其形似柳叶,所以又称为“柳叶琴”。从此,郯城县就有了专制柳叶琴的乐工。如至今已约一百多岁的老木工吴福增(外号盖山东),就是师从其父吴永成,学会做柳琴并以此而出名的。解放之初,徐州柳琴剧团、临沂柳琴剧团建团时,还曾向他的徒弟谢银光定做过柳琴。

柳琴戏乐队 

  无论是用大三弦,月琴还是柳叶琴伴奏,大多数艺人仅用其打击节奏,弹一些简单的过门,而且基本上是自弹自唱。所以,拉魂腔老艺人几乎人人能弹柳琴。专职演奏柳琴的伴奏人员出现得很晚,大约是在较大型班社形成的时候。如柳琴曲牌“五六五”的编曲者,峄县的王延俊就是专职演奏柳琴的。

吴福增后人制作使用的柳叶琴

  解放前,拉魂腔仅用一把柳琴伴奏,非常单调。直到解放后,各地成立起正式柳琴剧团,伴奏乐器才逐渐丰富起来。增加了笙、笛、二胡、扬琴、低胡(或大提琴)、琵琶等乐器,形成了以柳琴为主弦、高中低音完备的乐队,大大增强了表现力。在演现代戏时,还一度增加了管弦乐器,并设置指挥人员。

主奏乐器柳琴的沿革 

  解放前,由于演员和伴奏人员很少有识谱的,所以拉魂腔的伴奏没有固定的曲谱,只是跟着演员的唱腔跑。解放后,在音乐工作者和演员的共同努力下,逐渐采用曲谱,唱腔和伴奏均趋于严格。一些剧团的乐队还搞了配器,效果明显。

  武场。早期拉魂腔仅用一付梆子击打节奏,后来在打地摊演唱时,为了吸引观众,演唱前敲击小锣或大锣,演唱中间也要敲一阵,以活跃气氛,但没有成套的点子。以后又演变为弹琴兼敲击大、小罗。大约在一九OO年以后,有的小型班社开始添置打击乐器,人手少的就只用大锣或小锣,而且多由弹奏柳叶琴的人员兼打。其方法是;在一个丁字架的横梁上,安放一个脚踏梆子,两头分悬大小两面锣,演奏者怀抱柳琴,右手食指套锣锤,中指套拨子(一节竹筒),左手持小锣板,手脚并用,左右开弓,打完一阵,抓起柳琴就弹。这种打法延续了很长的时间,直到解放前后,还偶尔可以见到。由此可以想见,其打的点子也是很单调的。在十人以上的班社里,因为人手较多,有的还增加了大鼓、小鼓、小钹等,开始打些固定的点子,但没有固定的演奏人员。锣经主要有“老加七”(即纽丝)“急急风”、“长锣”等。

柳琴戏武场面

  大约在民国初年,郯城县沙墩村的拉魂腔艺人张秀荣、张秀起、杨二群等人组织了一个二十多人的戏班,既唱拉魂腔又学京剧,并将从京剧学来的锣鼓经,试着为拉魂腔伴奏,获得了较好的效果。事情传开之后,当时在临沂地区很有名气,被业内尊称为“梁四爷”的拉魂腔老艺人梁学慧,就曾亲自到这个戏班向张氏兄弟、杨二群等人学习京剧打击乐,并把学到的锣鼓点子“单抱边”、“双抱边”、“四边静”、“鲍老催”、“水底鱼”、“鬼推磨”、“ 一炷香”等运用到演出中去,使拉魂腔的打击乐大大前进了一步。与梁学慧同时,莱芜梆子戏班的鼓师李四娃转到临沂拉魂腔搭班,又把莱芜梆子的锣鼓经充实到拉魂腔中来。

送戏下乡演出现场(照片资料)

  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后,梁学慧的关门弟子李忠志和李四娃的徒弟田承玉,又进一步吸收京剧锣鼓经,使拉魂腔的打击乐更趋于完备。据峄县老艺人马学成、徐州老艺人冯玉贵讲,田承玉还曾到峄县、徐州等地传授打击乐。新沂老艺人季良奎讲,新沂、邳县等地拉魂腔的打击乐也是由临沂传过去的。滕县一带,曾流行过锣鼓铳子(即花鼓谱、溜山腔),使用花鼓、小锣、大锣伴奏。后来拉魂腔传入,当地锣鼓铳子艺人大都改唱拉魂腔。他们把锣鼓铳子的打击乐部分地保留下来,但打法仍比较原始,直到临沂的打击乐传过去,才采用了新的锣鼓经。

  总之,拉魂腔的打击乐始于临沂、源于京剧,流传于鲁南、苏北以至安徽等地。

责任编辑:吴 迪
更多
相关报道
主办单位:临沂市委宣传部 临沂市文明办 备案号:鲁ICP备11003406
技术支持:山东机客网络技术有限公司